2019年文化部banner嵌入
當前位置: 首頁 > 信息發布 > 工作信息 > 國際交流與合作局(港澳台辦公室)
國際交流與合作局(港澳台辦公室)
我國新增兩處世界遺產 保護與利用如何相得益彰再成焦點
發布時間:2019-07-09 09:05 來源: 編輯:國際交流與合作局
信息來源: 2019-07-09
 7月5日、6日兩天,在阿塞拜疆召開的第43屆世界遺產大會接連傳來喜訊,中國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良渚古城遺址相繼入選世界遺產名錄,至此,中國世界遺產總數已達55處,位居世界第一。這不僅讓參與遺產保護、申遺工作的有關人員歡呼雀躍,更讓全國民眾為之振奮。

  兩項新晉世界遺產,一個是生態保護地,一個人文古跡,二者的入選充分展示了我國近年來在生態保護和綠色發展、遺址保護和文化傳承等方面取得的成績。本報採訪組對兩處遺產地進行採訪時還發現,兩個遺產地及其所在地區也是當地乃至全國知名的旅游目的地,均實現了遺產保護與旅游開發的良性互動,為世界遺產保護與旅游發展提供了“中國經驗”。


良渚古城遺址申遺大會現場

  7月5日,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成為中國第54處世界遺產、第14處世界自然遺產,填補了我國濱海濕地類型世界遺產空白。

  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位於江蘇鹽城濱海區域,灘涂面積45.53萬公頃。這裡珍惜物種豐富,建有中國國家級珍禽自然保護區和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每年來鹽城珍禽保護區越冬的丹頂鶴達千余隻,擁有43種珍稀物種、62種瀕危物種、300萬隻遷徙鳥類在此駐足。

  此次申遺的成功,不僅可以提升鹽城濕地資源在全球范圍內的價值認同,更有效擴大鹽城的全球知名度和美譽度,為鹽城增添一個沉甸甸的金字招牌。鹽城市文化廣電和旅游局副局長陳錦說,申遺成功是鹽城堅持生態立市理念、踐行“兩海兩綠”發展路徑的成果體現,也是世界對鹽城的生態保護、黃海濕地保護的認同。“申遺成功也使我們文旅行業增加了信心,我們要持續堅持‘有力保護、有序開發’的發展原則,更加深入地思考如何把黃海濕地的生態勢能轉化為鹽城旅游的發展動能,最終建設成為世界級生態旅游目的地。”

  據了解,鹽城市近年來積極推進生態旅游、全域旅游等,統籌布局生態保護與旅游發展,取得了切實成效,賞花、賞麋鹿、觀鳥及其他休閑旅游項目均取得良好的經濟社會效益。未來,鹽城將以申遺成功為契機,重點打造麋鹿生態小鎮、丹頂鶴風情小鎮和東台黃海森林公園三個黃海濕地項目。


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

  中南林業科技大學旅游學院教授羅芬建議構建“簡為上”的旅游活動開發譜系。她說,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為數以百萬計的遷徙鳥類提供了豐富的食物資源,是不可替代的自然棲息地。不僅如此,以丹頂鶴為代表的珍稀候鳥、麋鹿、潮間帶灘涂、濱海濕地等也是重要旅游吸引物,近距離欣賞珍稀候鳥、麋鹿等野生動物,親身體驗濕地環境,是民眾樂於參與的旅游活動之一。當地旅游發展應綜合考慮地理位置、資源分布、周邊生境、可接近程度等,構建從淺層生態觀光到深度生態體驗的旅游活動開發譜系,盡力減少旅游活動對生態環境的影響。

  當國人正在為中國再添一個世界自然遺產欣喜時,7月6日再次傳來喜訊,良渚古城遺址也入選世界遺產名錄,使中國世界遺產總數達到55處。

  良渚古城與古埃及、蘇美爾文明同時期建成,位於浙江杭州轄區,大量考古學物證證實,早在距今5300至4300年期間,中國南方的長江下游環太湖流域曾經存在過一個良渚文明,它是迄今發現的中國大地上最早的國家。

  據悉,在良渚成功申遺前夕,良渚遺址管委會發布信息稱,“良渚古城遺址公園網上預約系統將於7月7日9時上線,訪客可以實名預約1至7天內的參觀。”據良渚遺址管委會有關負責人介紹,當前,有限開放的區域主要是城址區的核心部分。進入良渚古城遺址公園,游客並不會看到很多建筑,一眼看去多是土坡和綠植。

  “早在2013年,良渚古城遺址公園的建設就已經有序展開。”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良渚工作站站長陳明輝表示,從最早的生態建設、工廠外移、垃圾外運,到後期建造良渚博物院、設計“考古”旅游線路、文創產品打造……良渚古城遺址公園按照“保護第一”“最小干預”“真實可逆”的原則,在充分尊重遺產真實性、完整性和保護有效性的基礎上,借鑒國內外遺址展示的成功經驗,開展遺址保護展示,科學、立體、全面地展示良渚古城遺址的文明特征、價值內涵,使之成為游客體驗和感悟“中華五千年文明”的重要場所。

  兩處世界遺產地的保護與利用經驗,獲得了世界遺產大會認可,也引起了我國業界專家的關注。


良渚古城遺址

  南開大學旅游與服務學院馬曉龍教授分析,從旅游開發利用的角度看,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無疑對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良渚遺址的品牌推廣有著重要價值,有助於全世界人民認識和了解這兩個地方。按照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的規定,凡被列入遺產名錄的,遺產地所在國家需依法對遺產地予以保護。具體來看,兩個世界遺產地,一個是典型的濕地系統,生態保護不可懈怠;一個是文化遺跡,文物保護備受關注。兩地未來的旅游發展需將遺產保護放到最重要的位置。歷史上有些國家也確實因保護不善受到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警告,前車可鑒。

  “首先要以保護為重,其次再考慮適度旅游開發。”浙江工商大學旅游與城鄉規劃學院院長易開剛認為,唯有做到真正有效的保護,才能夠實現可持續的發展。在旅游開發過程中,要注重遺產的“活化”,可以通過當前廣泛流行的傳播方式加強傳播和營銷,讓更多人了解世界遺產,願意探索其內涵和價值。

  “我們需要嚴格按照世界遺產公約各項規定,做好世界遺產的保護規劃。”浙江旅游職業學院王昆欣教授表示,嚴格的保護並不代表要將世界遺產“束之高閣”,有效的利用和合理的開發反而能夠幫助遺產保護。要讓游客進來,加深了解,把世界遺產保護變成游客的自發行為,變成更多人的共同願望。

 

來源:中國旅游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