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文化部banner嵌入
當前位置: 首頁 > 信息發布 > 工作信息 > 公共服務司
公共服務司
【媒體報道】小星星亮晶晶 點綴天空放光明——記第十八屆群星獎決賽中的“小豆包”
發布時間:2019-06-17 15:24 來源: 編輯:公共服務司
信息來源: 2019-06-17
舞蹈《擊壤歌》
     
 

 

音樂劇《改變自己》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這首兒歌陪伴了很多人的童年。第十八屆群星獎決賽場上,也閃現出這樣的“小星星”,他們年齡小、才藝多、有勇氣,同時又懵懂可愛、天真無邪,為群星獎的演出增添了無數驚喜。因為群星獎的舞台,他們的世界也多了一份光彩,收獲了更多的成長。

 

  打開另一片天地

  從湖北省荊州市江陵縣坐火車一路奔向上海,平均年齡不到10歲的小演員們,穿著統一服裝,推著統一的行李箱,在輔導老師的陪伴下,第一次走出村庄,走進大城市。聳立的高樓、夜晚通明的燈火讓她們無比激動:“群星獎,我們來了!”“今年春節,我們進行排練時,為了排解孩子們想家的情緒,就給他們每人准備了一張心願卡。”湖北省荊州市群藝館副館長周晶一想到這些眼眶就開始濕潤。她說,看到心願卡上稚嫩的文字她的心都被融化了,“《擊壤歌》棒棒噠,我們是最棒的小孩!”“老師我們愛您!”……

  一年的相處,孩子們與周晶的心越來越近。周晶介紹,這些孩子父母常年不在身邊,都是和家裡老人生活在一起,希望此次參加群星獎的節目不隻是為了比賽而准備的節目,而是成為照進孩子心裡的一束光,驅走她們內心的陰雨,帶來一片溫暖與和煦。從走進這個隊伍之初,劉欣悅就不愛說話,面對陌生的環境她顯得有些局促不安,周晶有意地鼓勵她,時不時將她放在重要的位置上磨煉,一年時間,劉欣悅變得活潑開朗了許多。

  5月16日,第十八屆群星獎舞蹈類決賽上,《擊壤歌》的出場令台下觀眾眼前一亮,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的方言童謠伴奏中,孩子們率真的舞蹈帶給觀眾別樣的感受。如潮般的掌聲過後,孩子們走下舞台,一瞬間的釋放讓她們的情緒突然傾瀉而下,流淚、擁抱,激動、感動,透過她們稚嫩的臉龐,可以看到,因為這個舞台,她們的人生將開啟一片更加湛藍的天空。

 

  戲中有你也有我

  北京十一學校亦庄實驗小學的李雨馨,胃口好,小臉肉嘟嘟的,不管誰來勸說讓她減肥,都不為所動,可自從被選為入圍群星獎戲劇類決賽的音樂劇《改變自己》的演員後,她一下子變了個人。她媽媽說:“《改變自己》對雨馨來說不僅僅是一出戲,更是迎接挑戰、戰勝自我的歷程。”《改變自己》反映了當下家長對孩子溺愛出現的小胖子現象,同時也是戲中演員的寫照。4年級的高鳴謙,以前內向、敏感,他媽媽為此想了很多辦法都收效甚微,沒想到加入學校的青鳥兒童音樂劇團後有了很大轉變,尤其是加入《改變自己》團隊,高鳴謙漸漸變成一個開朗活潑,對戲劇、音樂等藝術門類特別感興趣的孩子。這些轉變得益於學校開設的戲劇課。戲劇課老師王建新是一位喜歡和孩子打成一片的年輕老師,在他的課堂上,孩子們的表演可以任意發揮。他說:“兒童劇的表演無法用大人的肢體動作來示范,孩子們有自己的理解與想法。”相互尊重、成為朋友,孩子們把王建新喚作“王姥姥”“王大胖”,一起分享喜怒哀樂、在戲劇中追逐夢想。

  “一條表揚信,可嘆孩子不容易,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十八屆群星獎曲藝類決賽中,年僅9歲的劉佩函一開口,就把台下觀眾的情緒調動了起來,分飾三角的她站在舞台上一點都看不出緊張,與她搭檔的媽媽也感慨,以前沒發現這孩子有這樣的心理素質。《一條“表揚信”》的故事靈感來源於創作者李雲的真實體驗。李雲身邊有太多家長平時耐心細致,可一到輔導作業就會瞬間“破功”。有次她聽到一個朋友講了女兒如何用班主任的手機給媽媽發了一條表揚信,突然有了創作的靈感,於是和重慶市大渡口區文化館副館長黃秋杰商量把這個故事搬上舞台。可是小演員去哪兒找呢?黃秋杰想到喜歡看曲藝節目的女兒劉佩函:“其實沒參加群星獎時,我真不知道孩子有這樣的天賦。看到她一上台就興奮的表現,才讓我意識到,孩子真的喜歡舞台。”“我喜歡曲藝,因為它可樂,能逗人笑,我還喜歡反復聽相聲小品節目裡的段子。”聽到媽媽對自己的夸贊,劉佩函顯得很淡定,可是提起曲藝,她的眼裡卻閃著光。

 

  觸動了觀眾也感染了自己

  “爸爸,我用錢買你兩小時,陪我下盤棋,好嗎?”在第十八屆群星獎戲劇類決賽舞台上,節目《父與子》中,兒子對著忙於工作的爸爸發出這樣的祈求。在當今,這樣的請求觸動了很多觀眾,他們眼眶開始濕潤、心情也隨著劇情起起伏伏。“為了更好展現這一主題,我們前前後後更換了三撥演員。”該劇導演、浙江省文化館副館長王布偉說,“尤其是小演員的挑選上,最終選擇沈偉峰,是覺得孩子特別自然、不怯場。”

  8歲的沈偉峰是第一次登上群星獎的舞台,之前也從未演過小品。一位觀眾評價,沈偉峰表演自然、流暢,能引發共鳴,把劇中的“兒子”演活了。“其實,我的爸爸也特別忙,很少在家陪我。”沈偉峰說。起初,王布偉給沈偉峰說戲時還擔心他理解不到位,沒想到角色太具普遍性,沈偉峰一下就代入進去。《父與子》在登上群星獎決賽舞台前,已在基層演出了很多場,打動了很多人,也感染了演員自己。有一天,沈偉峰對爸爸媽媽說:“長大以後我一定會抽時間多陪陪你們。”這句話讓他的爸爸媽媽感動得落了淚。而這一點也正是王布偉希望傳達給觀眾的,“當你看完這個小品,可以給爸爸媽媽打個電話”。

 

  (轉載自《中國文化報》  記者杜潔芳)